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今天的演艺名人不缺表演的舞台

2017-03-18 08:51

梁文道曾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周润发反对拆迁香港皇后码头的事,周润发不仅给那些抗争者打气,还在反对拆迁的条幅上署下大名;还有一位天王级巨星曾对当时在电台做言论节目的梁文道说,社会就需要批评的声音,要有人好好监督政府。这两件事让梁文道大为震撼,因为他对艺人平常不关注政治的传统很是失望。用梁文道的话说,香港娱乐圈就像一群不知亡国恨的商女,天天大唱《后庭花》,大多数艺人丧失了正常公民权利与能力。

带着这样的思维向度再去审视这个艺人的道德修养榜,内心不由涌动起更多复杂的情感。因为这个艺术道德修养指数,并不是主要建立在这种独立精神与自由人格基础之上的,我自然很难确定,排名靠前的艺人是否公民精神更加坚定,公共意识更加强烈,为公共利益发出过更多的吁求。当然,在潜规则盛行的内地娱乐圈,我也更不敢说有些艺人的品德就真的好过陈冠希。

最近,备受关注的第三届华鼎奖中国演艺名人道德修养指数榜发布了,据说是为了警醒中国演艺名人不懈追求“德艺双馨”的境界。在这一纸榜单上,宋祖英道德素养满意度最高。苏州滑稽剧团团长顾芗垫底,排在负面新闻不断的艺人周杰、陈冠希等后面。

能把歌唱好,能把戏演好,再能把人做好,那当然是完美的艺术。道德最是无情物,艺人道德正在变成公共奢侈品。人生如戏。今天的演艺名人不缺表演的舞台,缺的只是在人生舞台上唱好公民道德之歌。我当然也不是在苛责他们,因为他们同样需要话语权的阶梯。

我很不喜欢拿“道德”说事,觉得要说清楚这个“大词”,实在太难。道德更多的时候应该是律己的,而不是用来说人的。不过,演艺名人的道德,又值得说说,毕竟,这个群体的公共影响力,对社会价值很有驱动作用。

恰巧前两天刚从香港回来,深切感受到香港与内地的不同,这让我对内地的艺人也不可能有过多梁文道那种诉求。但这并不代表可以消减他们的公共责任。我想,积极以独立精神行使公民权利,去维护公共利益,这应该是艺人道德修养的基本落点。于是,看待演艺名人的道德修养指数,首先就得看待这些艺人的公民意识的发育程度。

这个道德修养指数榜的争议纷纭,这本身就说明现在公众对艺人道德修养的向度与标准,并不确定,也不具象,甚至还很混沌。这自然会让这样的指数榜失去权威,缺乏公信。我认为,厘清演艺名人的价值向度,进而弄清演艺名人的道德标准,才能真正评价某个演艺名人是道德的,还是不道德的。